关于我们

两个创始人,不同的选择成就不同的人生

2017/01/2109:44:20 浏览:2768

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,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,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,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,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,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,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,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

两个创始人,一个成厦门上市公司老总,一个在丽水创业屡屡失败

二五八集团前身的书生公司创办之初成员集体照

2000年我从穷山沟来到丽水当了三个月的车床学徒,每个月拿三十几块的工资,买完大米,就没有买菜的钱了,(那时蒸饭的时候蒸硬一点,觉得好吃点,才能勉强度过一个月!),后去去大水门投奔一老师傅,老师傅见问我,学会了留不留下来,我说不会,学会了我要实现我的梦想,老师傅说我没有说假话,收留了我,小店只有两人,只有我和他,一把手教我,因我合理的建议,老板修改了工艺,提高了效益,当月老板给了900工资,以后每个月都在前月工资上加了300。

1480903028810590.jpg

二五八集团挂牌

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能坐在电脑边上工作,拿了工资后马上买了台小霸王学习机学起了五笔,摸索了电脑技术,没几个月去了网吧当收银员,认识了我人生中贵人,一招一式的教我们如何当网管(后投资我开办丽水公司),数月后,带着人生的理想,奔向福建晋江追随当年的警察叔叔庄阿SIR(现上市公司二五八集团董事会主席庄良基),在家里开建文学网站,跟警察叔叔创办了中国书生,先后跟随两位师傅学习了b/s c/s构架程序语言(一位是现上市公司CTO,百度投资,另一个是现替荷兰官方代工软件开发的CEO),期间申请了周鸿祎(现360 CEO)三七二一的代理,当了首批流氓软件的推广者,赚钱后注册了成千上万域名,“点评”“天猫”“万代好”… 现在看起来这些域名风光无限好,当年也成了我们庄阿sir那十年的养域名的恶梦,公司一天天走向成熟,引进了师爷符德坤(赢在中国三十六强),把公司推向了一个小高潮,但是互联网的依然是寒冬,当时的也就是信息化的扩大,业务主要面向是当地企业,起初每天都是跟业务员下乡拜访安踏、七匹狼、拼牌、南鹰陶瓷等公司老总,成了公司唯一一名派出型讲解技术讲解员,(现在应该是所谓的培训讲师),每天夜里醒来大量抓取本地资讯,论坛BBS的电子邮件,然后给他们投放成以万计的电子邮件广告(后来庄阿SIR后来搞了技术团队开发了商友也与此事相关,当然出去后我也曾牛刀小试,和技术大咖合作,开发了自己的邮件收集投放市场,但是却没有市场),公司的转型,队伍越来越庞大,越来越成为业务员成长的摇篮(后这批近百人出去后基本都成了BOSS,如美柚、诚可达),加之庄阿SIR深深的在警察队伍中的业务烦忙抽不出身来,职业经理人放弃了庄阿SIR的中国书生,给公司自创了品牌(自创品牌很快胎死腹中),虽然我是最早支持搞商务公司创收,但是目的是让我们的文学网生存,、找不到价值的我,一脸盲然,趁五一劳动节向庄阿SIR请假赴湖南常德诗墙(原全年无休),与来自各全国各地的文学爱好者创办了中国写手文网,回公司后,依然数月难得见到庄阿SIR,我们沟通也越来越少,然后觉得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的想法,离开了庄阿SIR。(公司辉煌,公司却穷得想叮当,每个月海选一样招进大量的业务员,打鸡血,这是创业者永远的痛,现在很理解庄阿SIR当年的痛苦,蒸蒸日上的公司,职业经理人我行我素,员工雄赳赳气昂昂,斗志十足,而sir口袋却发不出工资的日子,两年的工资,股份只字未提......裸退晋江。两个创始人,一个成厦门上市公司老总,一个在丽水创业屡屡失败

《写手》杂志

没有向公司索要点路费盘缠的我,向好友索要了点路费,在厦门火车站用小石子决定了我南下还是北 上,在北京中关村,很快站稳了自己的脚,我在这里看到了不一样的市场,不一样的天地,在海泰大厦见到了当年文质彬彬的百度CEO李彦宏,争取到了天津总代理。在安利天津内部看到了当年他们如何参与中国直销法的颁布做争论。北京三里屯酒吧见到唱《天黑黑》的女神孙燕姿,后来,带着梦想与理念回到了丽水创办了写手科技有限公司,拒绝了马云叔叔的邀请(淘宝先锋,争议性的东西,就是一场赌博游戏,而我选择了不赌),代表北京中科软件有限公司、北京合利时、方正集团参加各类的政府招标项目,熬了一年,都是赔本赚吆喝,没能撑到协议采购的到来,最终以失败告终,最终无力支撑昂贵的写手文学网服务器费用,而关闭了网站,几个五位数QQ,也因为无力续费会员,被腾讯收回(腾讯就是坑,我号码原来是手工申请来的)。两个创始人,一个成厦门上市公司老总,一个在丽水创业屡屡失败

2003年代表中科软件参与丽水政府招标

创业失败后,来青田,看上了青田手机翻译解密的市场,留在了青田,用三脚猫的英文能力,借助GOOGLE翻译,加入了俄罗斯一个内部破译论坛,利用实践机会为国内各大手机论坛出售核心技术,获得了第一桶金,还掉之前创办公司的债务。为了实现我的互联网创业梦想,创办了蓝星数码,开始长达十年的人脉积累。但准备再次发力的时候,创办影楼,花了半年时间,开业前,由于合伙人的软弱,被人利用,失去了话语权,而后创办众创酒吧,酒吧刚起步的时候,没经住后来合伙人大谈大城市大发展的诱惑,裸退了青田两个创始人,一个成厦门上市公司老总,一个在丽水创业屡屡失败

2010年影楼项目策划书

去了杭州后,一头扎进了创业孵化的摇篮,招人才,争机会,搞APP项目,开新闻发布会,一切看起来风声水起,但终与投资人就人才管理、市场开拓方案无法达成一致,沉默一年,最终再次裸退杭州。。。两个创始人,一个成厦门上市公司老总,一个在丽水创业屡屡失败

2005年APP上线新闻发布会

资方的市场告诫自己。走自己的人,能把握自己方向盘才能取得成功。回避忍让只会耗光机会,生命短暂,且行且珍惜。

2017,回到青田,已是物是人非,为了证实我还年轻,我还有动力,我用行动告诉大家,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杭州两年,用酒灌大的肚子,我要设法减去,努力回到健康状态,打不死的小强,会吸取教训,用自己的方式来再次雄起。

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,马云也是在冷嘲热讽中过来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那段时光,当时我知道,昨天上市成功的二五八集团董事会主席庄良基先生,我在漆黑的夜里见过英雄的眼泪流下来,曾经是那么的无助。

而我也将在默默在起自己的路,敢问路在何方,路在脚下……


0592-2211350

媒体合作发送至:bp@shusheng.com

地址:厦门市思明区宜兰路5号天瑞99商务中心15楼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booksir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闽ICP备06000697号-53